三三文學 > 都市小說 > 巨星從鐵鍋燉自己開始 > 二百四十九 不可能再翻第二車!
    當晚,再次回到公司,李文音便一頭扎進了錄音室中。

    徐馨蕾似乎出去跑什么業務了,此時也不在公司里。

    擺弄著熟悉的儀器,李文音輕嘆一聲。

    實際上,夏建川當時的提議,自己也并非是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雖然這一類的事情并不算很常見,但屬實,隨著社會的進步,相關的教育卻沒有進步,導致了現在的人們,在那方面越來越隨意。

    不談道德,不談人品,即使是圣人也曾講過食色性也。

    但如果當墮胎,幼產,x病蔓延的現象越來越嚴重的時候,是不是應該注意了?

    回想起之前看的那段新聞。

    十七歲的少年,沉迷片子無法自拔,最終在誘惑而并非愛的基礎之下,開始了實踐嘗試。

    懵懂無知的年紀,在受到網絡年代形形色色的誘惑下,本就血氣方剛的少年,犯錯似乎變成了理所應當。

    雖然不知新聞是真是假,內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是這樣的問題在社會上愈演愈烈卻是真的。

    猶記得公益晚會那天,自己與秦嵐的談話,李文音的腦海中閃過了幾個人影。

    被稱為天王巨星的他們,時刻懷揣著對社會的關注,用音樂去對社會做出本職的貢獻。

    搞,就必須搞!

    一直到半夜,疲累的李文音才離開錄音室休息。

    ------------------

    “哎我回公司了,你人呢?”

    第二天上午,李文音給徐馨蕾打了個電話。

    “啊~~你怎么不提前說一下啊,我現在沒法回去,在橫店拍戲呢!

    “拍戲?”

    李文音滿臉大寫的問號。

    “你啥時候又拓展了這項業務?跑龍套去了?”

    遠在浙省橫店的徐馨蕾一席古裝,滿臉黑線的回道。

    “配角!那叫配角!不叫跑龍套!”

    李文音聞言,仔細一衡量,恍然大悟。

    “哦哦哦!配角!對對對,群演才是跑龍套”

    “”

    徐馨蕾的臉色更黑了。

    為什么這話一說,更覺得心里不爽?

    “行了,那我不打擾你拍戲了!我這邊過兩天也回去了!

    聽聞李文音馬上又要回去,徐馨蕾有些老大不愿意。

    “啊~~~這么快啊”

    “沒事,雖然見不到面,但是陪你聊聊天是沒問題的!

    李文音嘿嘿一笑。

    “算了!”

    徐熙蕾撇了撇嘴。

    “我去拍戲了!別打擾我!這邊事情結束以后我去你們學?茨!”

    “啪!”

    “???”

    望著手中被掛掉的電話,李文音的額頭出現三道黑線。

    呵!女人,就是善變!

    無聊的躺在床上,手機突然一震。

    徐馨蕾發來了一條短信。

    【親愛噠,下個月去你們學校找你哦,多陪你幾天!】

    這還差不多!

    李文音翻了翻手機,突然身體一僵。

    剛剛的手機響,似乎并不只是徐馨蕾的短信。

    點進了掛著小號的微信,鄭同強似乎在向自己賣萌。

    李文音的頭皮一陣發麻,不知為何就想起了夏建川那詭異的眼神。

    打了個冷顫,李文音完全不敢想象,如果被鄭同強知道自己女裝調戲他的話會是個什么后果!

    我擦咧,要裂開來!

    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

    騎虎難下!

    想到這里,不由得心里有些退縮,鬼使神差之下,李文音輕輕咳嗽了兩聲,女聲偽音中帶上了一絲哭腔。

    “哥哥對不起,忘了我吧”

    語音發送完畢。

    就很慌!

    李文音慌張之下,便想著趕緊注銷微信賬號。

    反正并沒有培養多深的感情,過段時間盾兵估計也就忘了這件事吧。

    大概

    但是,微信在短暫的安靜了一瞬間后,便開始瘋狂的響個不停。

    【怎么了?】

    【軒墨?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到底怎么回事?!】

    【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說!】

    【你這樣我有點擔心!】

    【別不說話!】

    李文音的頭皮更麻了。

    撓了撓后腦勺,腦筋飛速的旋轉著,苦思冥想間,終究還是硬著頭皮回答道。

    “哥哥,我得了肺癌已經晚期,沒救了我就是個路人,忘了我吧”

    李文音的話語里帶上了一絲苦澀與委屈。

    是真的心里苦

    想了一想這事情被人發現的后果

    微信停頓了很久,然后瘋狂的滴滴震動了起來。

    嚇得李文音差點把手機甩出去。

    額頭都稍稍冒出了細汗。

    不斷跳出來的信息讓李文音雙手雙腳冒出了冷汗。

    【別嚇我!】

    【真的嗎?!】

    【你在哪,我去看你!】

    【快說話啊】

    手忙腳亂間注銷微信賬號,李文音的小號當場被踢下線。

    再見。!

    只要忍住六十天不登陸!這個號就沒啦!

    哈哈哈哈!

    銷毀線索,李文音稍微安心了一些。

    抱歉了,可憐的鄭同學,這也許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盾兵桑,愿您安好,沒煩惱。

    與此同時,就在魔都本地的一家警察局里,一名剔著平頭的盾兵怔怔的發著呆。

    再次點開那個熟悉的頭像,卻顯示號碼已注銷。

    手機掉在地上,眼角似乎有翔劃過。

    此時警隊剛剛上班。

    一名同事似乎發覺到了盾兵的不對勁兒,用手在盾兵的眼前揮了揮。

    “喂!強子,干啥呢?!怎么了?!”

    聽聞戰友的詢問,鄭同強回過神來,苦澀的看了一眼同事。

    “命運還真是捉弄人啊”

    “???你大清早的,沒事兒抽什么風?”

    “你不懂”

    鄭同強哀嘆一聲。

    “世事無常,愛情它來了又跑徒留我一人傷悲”

    “???”

    同事的表情頓時變得很奇怪。

    以前怎么就沒發現你這愣頭青這么文藝?

    終于,在同事不斷的追問下,鄭同強終于將事情里里外外的說了出來。

    再次回顧這有緣無分的相遇,鄭同強心態崩了!

    “除了手機號,就沒別的聯系方式了?”

    聽聞同事問向自己,鄭同強心情低落的搖了搖頭。

    還沒來得及要電話號,就已經匆匆結束了。

    “沒有!”

    同事的表情變得更加怪異了。

    講道理,這個套路好t像是詐騙的。

    但是吧詐騙的也沒有必要注銷賬號,畢竟,詐騙最終圖的還是錢財,就算是沖著特殊身份來的,也就是套取信息。

    但還真就從未見過這樣操作的,直接注銷賬號,仿佛真的是不愿意讓鄭同強與其再聯系了。

    看樣子不太像是假的。

    魚竿都撇了,還談什么釣魚?

    同事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認真了起來。

    總覺得有些蹊蹺!

    “放心吧,強子,我們可以幫你查一下這個人!

    鄭同強聞言一喜,旋即又重新失落了下來。

    “不為了我破例不太好,我們執法人員,要以身作則,不能輕易的去窺探他人的個人信息”

    “不,性質不一樣!”

    同事搖了搖頭,拍了拍鄭同強的肩膀。

    “畢竟也是你的朋友,如果真的得了絕癥,怎么樣都要讓你去見見她!”

    只不過,同事的心里還是有些狐疑。

    講道理。

    就算不是絕癥,但人家這樣的操作沒準兒就是不想搭理你了。

    或者說什么狗血的家庭安排婚姻系列?

    反正拒絕的原因那么多,絕癥這個東西怎么想都有點不對勁兒!

    想到這里,同事便撥打出了一個電話。

    “老張啊,幫我查查,對對對!嗯!不是什么問題,就是核實一下事情的真假!好好好!請你吃飯!放心,不會說的!”

    掛了電話,同事笑著拍了拍鄭同強的肩膀。

    “放心吧!別慌!”

    鄭同強點了點頭,神情還是很低落。

    沒多久電話鈴聲便響起了。

    鄭同強一驚,抬起頭,緊盯著同事。

    同事接過電話,聽了一段后,臉色驟然變得怪異了起來。

    這驟變的表情讓鄭同強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掛了電話,躊躇了半天,同事終于還是緩緩的開了口。

    “咳咳強子啊,我說點事你做好心理準備”

    聽聞同事的這句話后,本來還抱有希望的鄭同強,當時腦子里便是一懵。

    “嘩”!的一下站起身來,鄭同強抓著同事的臂膀,滿臉的焦急的追問道。

    “怎么了?!怎么樣了?!難道她”

    “咳咳,強子,你誤會了”

    同事的臉色一黑,對鄭同強說道。

    “軒墨這個名字查了一下,有是有但是你說的這個女的沒有特征相符的!

    鄭同強一愣,滿臉的不敢置信。

    “沒有?!怎么可能!軒墨她怎么可能騙我!”

    同事看到鄭同強的這個樣子,臉色更黑了。

    “真的,名字里帶軒墨的,除去一名56歲的最大的歲數是十二歲”

    “???”

    鄭同強疑惑了,迷茫了,不知所措了。

    “你確定沒看錯?”

    “真的!絕對是真的!”

    “”

    “我t心態崩了呀!”

    一整天,盾兵都在渾渾噩噩中度過,感覺人都有點變傻了。

    不能夠啊,不應該啊。

    那軒墨到底是誰?

    李文音打了一個噴嚏,心里稍稍安心了下來。

    嗨!

    已經翻了一次車,堅決不能再翻第二次!

    ------

    三天后,錄好了歌的李文音回到了學校。

    這次出門買琴,倒是大包小包的往寢室里搬。

    吉他精通的這門技術,終于可以有用武之地了。

    吉他的種類很多。

    古典吉他,民謠吉他,電吉他等等。

    不僅外形上區別很大,就連彈奏相關技巧等等也有很大的區別。

    只不過,一理通,百理通。

    學會了一種吉他后,換成另一種吉他,雖然會有區別,但是因為最基礎的演奏技巧相差并不算特別南轅北轍,所以上手會非?!

    當然,李文音選擇買的是電吉他。

    rs名品琴也并不是很貴,全套下來兩萬塊。

    當然,這個不算很貴是跟其他一些樂器比來看的

    畢竟,琴這個東西,一般練習普通偏好的檔次便足夠用了,價格也不算很貴,當然,李文音這種更加側重于演奏用的琴來說,自然價格上要貴一些。

    寢室里現在沒人,剛好可以仔細玩一玩新琴。

    把玩新品的感覺總是美妙的。

    流線的琴身,黑色的背板圓潤的連接著琴面,白色的琴面左側,一道涂著火紅色花紋的線廓蔓延。

    安裝好效果器與顫音棒,插上電,拿起撥片,輕輕一彈。

    清柔干脆的箱琴吉他聲音響起。

    電吉他那略顯松軟的琴弦令彈起來的感覺有些怪異,不如木吉他那般緊致。

    不過習慣就好了。

    畢竟,再緊也不如小提琴的琴弦緊。

    調一下效果器,過載,失真,混響,延時等等設置完畢,再次一撥,熟悉的搖滾電吉他聲音便響了起來。

    講道理,電吉他這個東西,越玩越容易上癮。

    尤其是一些新手,在剛玩上電吉他的時候,對顫音棒這個小搖桿會非常鐘愛,恨不得t每個長音都搖一搖。

    但一般老手卻沒多大的感覺。

    李文音雖然有了吉他精通的技能,但是講真,摸電吉他這還是第二次,新鮮感依舊存在!

    何況這還是一把新琴。

    -------------

    擺弄了一陣后,室友們便陸陸續續的回到了寢室。

    “臥槽?老大?你買電吉他了?”

    老三一臉的好奇,湊過來看著李文音手上這個造型炫酷的電吉他。

    “行啊,還有這一手呢?”

    老四嘿嘿一笑。

    老二的眼神還是有點古怪。

    輕咳一聲,夏建川開口說道。

    “咳咳我們是不是忘了點什么?”

    “哦哦”

    兩人似乎是想起來什么了,三個人的眼神很是古怪。

    “你們你們要干嘛?”

    李文音的聲音中下意識帶有了一絲顫抖。

    “嘿嘿嘿嘿,沒什么,哥幾個就是比較好奇,就是想見識見識老大你的女聲音色!

    三人不懷好意的說道。

    “要不是老二提了醒,我們都差點忘了,當初老大你可是女裝過的,甚至還用的女聲唱歌!

    “???”

    李文音黑著臉。

    “不可能!”

    “真的?”

    三人對視一笑,惡狠狠的說道。

    “老二!”

    李文音頓時大感不妙。

    只聽夏建川嘿嘿的說道。

    “老大別怪兄弟們不是人,你今天要是不用女聲跟我們說話,明天我就告訴全校同學,你裝女聲勾引室友。!”

    晃悠著手機,三人一臉奸笑。

    “雖然你注銷了小號微信,但是我們還是留下了證據!哈哈哈哈哈!”

    李文音人傻了。
全民麻将微信群 (^ω^)MG阿拉斯加垂钓技巧介绍 36选7开奖中几个有奖 河内五分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O^★)MG大白鲸试玩网站 (^ω^)MG泰山传奇怎么玩 (*^▽^*)MG疯狂赌徒2怎么玩容易爆分 (^ω^)MG白狮王_稳赢版 上海快3走势图表走势图分布图高清 (*^▽^*)MG古墓丽影_稳赢版 (^ω^)MG野狼闯关 香港马会宝贝心水论坛 华东15选5预测专家推荐 广西快3官网 (*^▽^*)MG海豚海岸免费试玩 彩票网赚团队 东方6+1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