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文學 > 都市小說 > 快穿之我只想咸魚 > 226 孽愛盡頭(33)
    封凜凜被綁時是在車里,她把大衣脫了。

    夏云柔當然不會好心給她穿上。

    她現在凍的瑟瑟發抖,而且腦袋疼。

    系統下線時故意使壞搞她,封凜凜疼得想撞石頭。

    可是夏云柔這個老宿敵還在跟前,她又怎么能服軟?

    “夏云柔,我是搶走了顧景寒,但現在我們離婚,你也拿走我一顆腎,我們兩清了……今天的事,我也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你們只要離開金城,我們溫家不至于趕盡殺絕!

    聽到封凜凜這番話,夏云柔哈哈大笑:“溫小楓啊溫小楓,你都落到我手上了,還想給我施恩?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吧!”

    封凜凜問:“那你到底想怎樣?你把我搞死了,溫家也不會放過你和顧景寒的!

    夏云柔搖搖頭,伸手,一旁的男人遞給她一把匕首。

    夏云柔跟慢鏡頭似的,一點點拉開刀刃,然后把匕首貼到封凜凜臉上,猛地一劃!

    “呃!”

    溫熱的血珠子順著傷口往下流,轉眼間就被海風吹涼。

    封凜凜沒想到這女人真的一言不合就動手,她低頭,看著血珠子滴到衣服上,又抬頭看著夏云柔,冷冷一笑:“你怕我!

    夏云柔拿刀的手勢看起來就很柔弱,她咬牙說道:“誰怕你?”

    “你怕顧景寒會離開你!狈鈩C凜一字一句道,“你以為劃花我的臉,他就不會變心了!

    被拆穿心思,夏云柔也不以為懼。

    反正,不管封凜凜如何能說會道,她今天都死定了!

    “我和他如何,就不勞你操心了,在這等待的時間里,你就給你自己念念經,好讓自己下地獄后少受點苦吧!

    聽到這話,封凜凜忍不住笑起來。

    下地獄?

    她倒寧愿下地獄,還能死的痛快一點!

    夏云柔這個娘們兒,什么都不知道,就在這里裝受害者。

    裝個頭!

    封凜凜又一想,問道:“你要把我沉海就干脆一點,還擱這兒磨磨唧唧的搞什么?”

    夏云柔用刀身拍拍她的臉:“急著死?別忙,看在這顆腎的份兒上,我不會讓你孤單上路的!

    “你還給我找個伴兒?誰?顧景寒?”

    夏云柔眼神犀利:“等他來,你就知道了!

    封凜凜一愣。

    夜時澗!

    呃……

    他要不要這么倒霉?

    要是夏云柔想對他不軌,多半要劫財害命。

    夜時澗的身家多肥!

    不過,夜時澗真的回來救她嗎?

    “喂,夏云柔,如果你想要錢,直接給我開價好了,我給你還不行么?”

    夏云柔最看不慣的就是溫小楓這副不差錢的樣子。

    她承認,自己對溫小楓羨慕嫉妒恨。

    如果自己是有錢人家的女兒,就不用成為顧景寒的負累,還能在事業上幫助他。

    就因為她不是,她甚至沒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只能走旁門左道,用自己作為資本,得到她需要的東西。

    可是,她從那些男人身上換來的,不可能真正屬于她。

    就像趙崇飛,過去給她說過多少甜言蜜語,但被夜時澗一嚇就蔫了。

    男人最現實了,區區一個夏云柔,比不過他們自己的身家地位。

    對她最好的就是顧景寒了。

    可也是她傷他最深。

    這一次她鋌而走險,綁架溫小楓,一來是引夜時澗出來,她要替顧景寒鏟除這個隱患。

    二來,是為了她自己。

    她和景寒的人生,已經被溫小楓給毀掉了!

    夏云柔沒理封凜凜,接了個電話,聽了兩聲,她把手機懟到封凜凜臉上:“出聲!

    封凜凜看著她另一手舉著明晃晃的匕首,只能開口:“夜總嗎?”

    夏云柔立刻把電話拿開。

    電話確實是夜時澗打來的,聲音又冷又急:“是我,小楓?小楓?夏云柔,我已經按照要求,把贖金放在保險柜里!

    夏云柔說:“不錯!

    “小楓呢?你放了她!

    “你沒報警吧?”

    “報什么警!”夜時澗握緊手機,“我是嫌小楓的命太長嗎?”

    “很好,那你就按照我說的走,溫小楓就在這里等你!

    封凜凜不能眼看著夜時澗倒霉,情急之下大叫:“夜總你別過來,她……”

    話音未落,一個男人上前往她肚子上打了一拳。

    肚子上沒骨頭,封凜凜差點被這記重拳打得背過氣。

    雖然夜時澗在極力穩住情緒,但聽到封凜凜的聲音還是慌了:“別動她!”

    夏云柔說:“她不老實才會挨拳腳,你最好快點過來,不然我也不知道她頂不頂得住!

    “夏云柔!”

    夏云柔掛了電話,走到封凜凜跟前,一下下往她胸口踹:“你不是會叫嗎?叫!怎么不叫了?”

    封凜凜背靠大石頭,被踹的生無可戀,臉都憋紅了:“你夠了!踹死老子還怎么玩!”

    夏云柔哼了一聲,總算停了腳,不踹了。

    封凜凜得以喘息。

    幾人又在山崖上繼續吹風。

    夏云柔他們穿的厚,不礙事,封凜凜的毛衣四處漏風,還被劈頭蓋臉澆了一身冷水,在寒風里一直抖。

    夏云柔離開一下,不知干什么去了。

    幾個男人閑不住,開始說話。

    從他們的對話中,封凜凜聽出,這幾個都是夏云柔掏空家底收買的亡命徒。

    封凜凜看夏云柔不在,對幾人說道:“哎,兄弟,咱們打個商量,你們放了我吧!

    幾人對她視而不見。

    “我比你們雇主有錢!

    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走過來,在她臉上重重拍打:“小妞,有錢了不起?”

    封凜凜給他算賬:“反正都是買賣,你們拿她錢抓我,再拿我的錢放人,一進一出雙倍人工,不虧啊!

    亡命徒們相視一眼,嗤笑起來。

    封凜凜一愣,總感覺這些人也并不是跟夏云柔一條心的。

    難道……

    這些人想黑吃黑?

    夏云柔去而復返,懷里抱著一個保溫壺,給幾人倒熱水,溫柔的招呼他們喝。

    幾個男人嘿嘿一笑,喝熱水暖身。

    封凜凜就不信,夏云柔這么聰明的人,會看不出這幾人不是好貨!

    怎么辦,她要怎么脫身?

    用空間里那塊大石頭嗎?

    不行不行,這個社會是法治社會,搞死人是要坐牢的,小趙已經被約到警局喝茶了,老趙為兒子跑斷腿。

    她還想好好活著,不想留案底!
全民麻将微信群 体育彩票停售怎么回事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河北快三直播 雷锋论坛论坛赛马会 (★^O^★)MG野牛闪电战怎么玩 (^ω^)MG奇妙马戏团游戏网站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 (*^▽^*)MG摔角传奇登陆 (^ω^)MG急冻钻石游戏说明 (★^O^★)MG记忆盛宴投注 (★^O^★)MG好事成双游戏规则 安徽快3开奖结果昨天 (★^O^★)MG歌剧魅影游戏 (★^O^★)MG外星大袭击新手攻略 15选5开奖结果奖金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