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文學 > 都市小說 > 重生八零重拾自我 > 第二百零九章 梁大哥
    “琳琳,咱們今天去公園玩吧!”文慧道。

    陳琳掃了他們三個一眼,點了點頭:“好!”

    吳麗麗表現得很興奮,直接湊過去搶著拎過琳琳手里的東西,搭上她的肩笑道:“表妹,咱們這是要去哪個公園?”

    琳琳抬眼看了看文慧:“文慧姐,你說的是去哪個公園著?”

    “坤陽公園!”

    “哦,我姐說是去坤陽公園!绷樟张ゎ^跟吳麗麗說道。

    吳麗麗點點頭:“表妹你是這個暑假都在文慧家住嗎?”

    “沒準兒!”

    “你要是一直在這住,我能不能時常過來找你啊”

    文慧看著前面兩個人的低聲對話,以及時不時傳過來的嬉笑聲,心里不禁再次感嘆:美貌的殺傷力真的是不分性別!

    “想啥呢?”梁懷敬幽幽地道。

    文慧瞥了他一眼,嘟囔道:“也就你這個木頭呆了點兒,否則”

    回到家,吃完早飯,一行四人走出小區,打了個的車,直接到了坤陽公園。這次沒有林峰那個討厭鬼,文慧的心情很是舒暢。

    “哇,真的有游樂場誒!”琳琳歡快的跑到了海盜船處。

    文慧見她歡喜,也很高興,忙跑去買了四張票。

    坐上了這個山寨版一般簡陋的海盜船,不是特別高不是特別大,但文慧還是有些肝兒顫。機器啟動,四周的景物開始快速移動了起來,忽忽悠悠的一下一下搖擺。眼前的世界頓時天旋地轉一般,后悔的文慧腸子都青了,發誓下次再也不玩這些了,她天生就不是玩這個的命!

    在文慧可憐兮兮的不斷企盼下,海盜船可算停了下來。梁懷敬看著她雙腳發軟,額頭冒汗的架勢,默默地伸出手扶住,把她帶下了船。

    “哎呦,文慧你這是咋得了?怎么跟大病初愈似的?”吳麗麗詫異的道。

    “我頭暈,暈車暈高”文慧欲哭無淚。

    “文慧姐,要不你先歇著吧,我們去玩得了!”琳琳說著就看了眼一旁的梁懷敬。

    文慧想著還得買票,就從兜里掏出三百塊錢塞到了琳琳手里,“給,買票用!”

    琳琳也沒客氣,直接揣進了牛仔短裙的屁兜里!澳悄愫煤眯菹,我們先走啦?”

    文慧無力的擺擺手:“去吧去吧,好好玩!”

    梁懷敬沒動,琳琳上前兩步伸手拉了他的胳膊,道:“走啊,我姐不用你看著,丟不了!”

    文慧抬頭看了看他:“去吧,好好玩,幫我照顧好琳琳!”

    梁懷敬點了點頭,跟著她們走了。

    文慧百無聊賴的看著現在的坤陽公園,比之前世她看到的景象新了許多,少了湖中間的白色二層石亭,多了兩個木頭亭子和一條彎彎曲曲的棧道。整體看上去比之前世大了許多,估計是公園周圍還沒有發展起來的原因吧。

    上一世這里四周都是高樓大廈林立,門口的道路車水馬龍,處處喧鬧繁華,熱鬧至極。如今的坤陽公園則是鳥語花香,一派安靜祥和之態,四周幾乎沒有什么太高的建筑,完全是沒有開發的狀態。

    在供游人休憩的椅子上靜靜地坐了一上午,直到肚子開始唱起了空城計,琳琳他們幾個也沒有回來,想著總這么干坐著也不是事兒,文慧便打算去找一找他們。

    沿著各種游樂設施尋過去,果然見到了三個人的身影,竟然是在坐旋轉木馬?粗簯丫匆粋身材魁梧的人坐在一匹卡哇伊的小馬上,文慧直覺得無比怪異,可笑的一批。

    大概十多分鐘,旋轉木馬停了下來,吳麗麗當先跳下了臺子,看到文慧就跑了過來。琳琳很快也看到了,便也向她這邊走。眼看著就要邁步下臺階,結果一腳沒踩穩就像前栽了下去。

    文慧雖然發現了,可無奈距離有些遠,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吳麗麗是根本沒有看見。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走在最后的梁懷敬一個箭步掠了過去,伸手一攬就把琳琳抄了起來,成功阻止了她與地面的親密接觸。

    “啊”琳琳花容失色的大叫也在中途失了聲。

    文慧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是該慶幸還是該她說不出!

    吳麗麗聽到聲音,又看到眼前文慧的怔楞神色,下意識的扭頭去看,結果也是一驚:“他他倆這是怎么了?”

    文慧搖了搖頭,把無端的雜念甩開,面色平靜的道:“琳琳踩空了,他拉住了她!

    “哦”吳麗麗狐疑的看了一眼文慧的神色,轉頭繼續看向琳琳那邊。

    此時那兩個人已經分開,梁懷敬也走了過來。琳琳在原地抻了抻人有些翻上去的t恤下擺,跺了跺腳,也追了過來。

    見到文慧,她臉色有些紅紅的,笑意吟吟的道:“幸虧梁大哥拉了我一把,否則我不是臉被搓破皮,就是崴了腳!”然后又轉頭,用手拍了一下梁懷敬的胸膛,道:“謝謝你,梁大哥!”

    文慧溫婉的笑了笑,道:“你們也都餓了吧,咱們一塊去吃點東西吧!”

    “好啊,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頂頂好吃的好食匯,那里的湯面每一種都很好吃!”吳麗麗拍手叫道。

    “文慧姐,那咱們就去那里吃吧!”

    “嗯,走吧!”

    沒想到坤陽公園這里竟然也有好食匯,文慧直嘆自己是孤陋寡聞了!怎么說這好食匯也有自己的股份,結果哪里有這個店卻全然不知,看來自己拿著股份領分紅實在是鴻雁厚愛了。

    四個人坐在好食匯里,各自吃著眼前的湯面,文慧的是酸辣粉,梁懷敬是陽春面,吳麗麗和琳琳都是朝鮮冷面。

    “梁大哥你那個好吃嗎?給我嘗嘗唄!”說著琳琳就伸出筷子到梁懷敬的碗里夾了幾根面條出來,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梁懷敬的動作一頓,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的動作。琳琳俏皮的眨了眨眼,把口里的面條吃完,道:“你想不想吃冷面?我再還給你幾根!”然后在眾人驚訝當中,從自己的碗里夾了幾根冷面放到了對方的碗里。

    梁懷敬看著自己碗里的幾根冷面,緩緩的抬起頭看向文慧。文慧莫名的就有些氣,偏過頭故意與一旁的吳麗麗說話。

    “梁大哥,你不會是怕辣吧?真逗!”琳琳咯咯咯的輕笑起來,聲音悅耳動聽。

    窘得梁懷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終他暗暗嘆了口氣,接著吃了起來。

    一餐飯吃完,幾人又回到公園玩了會兒碰碰車。吳麗麗開的最溜,一會兒撞向文慧,一會兒撞向琳琳,嚇得兩人尖叫連連。梁懷敬則玩出了碰碰車的最無聊模式,極力躲開所有車輛,一圈一圈的自己開了半天,誰也沒能撞到他。

    之后幾個人又去了鬼屋,這里的鬼屋很小,大概只有三百多平米,里面黑洞洞的,被一些花花綠綠的熒光,一閃一閃的照耀出些許靈異之感。兩旁是一些鬼畫符般的涂鴉,偶爾有個鬼哭狼嚎的聲音從旁邊竄出來,想要嚇人一跳,結果都被文慧研究了一通,順道講解了一大堆工作原理。

    本來琳琳一見到這些機器僵尸鬼怪之類的,還會嚇得抱住一旁的梁懷敬尋求一下安慰,結果被文慧這么一通講解,吳麗麗各種應和叫好,給攪得頓時失了興趣,百無聊賴的抓著一旁人的胳膊,在后面跟著。

    整個過程梁懷敬都在極力掙開束縛,無奈一旁的琳琳抓的太過認真,仿佛松開就會立即摔倒一般,最終他只得妥協。

    出了鬼屋,恍惚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文慧伸了個懶腰:“回家嗎?時候也不早了!

    吳麗麗抬手看了一下表:“三點多,要不咱們再玩會兒吧!這公園其他的地方你們還沒逛呢?”

    琳琳也是一副不想走的樣子,眼神不時地瞟向一旁的高大男子,嘟囔道:“現在回家也沒什么事,還不如多玩會兒呢!”

    “我該回去了!”梁懷敬突然低聲道。

    “梁大哥,你回去干嘛?有什么重要的事嗎?”琳琳立即抱住了他的胳膊。

    文慧和吳麗麗也看向他,梁懷敬不經意的把胳膊抽了回來,對文慧道:“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琳琳立即跑到文慧跟前:“姐,要不咱們去梁大哥家玩吧,我上次都沒看清楚,行不行?”說著就去搖文慧的胳膊。

    文慧只得看向一旁正要離開的梁懷敬:“我們都去你家行嗎?”

    “不好!”

    “文慧姐”琳琳楚楚可憐的對文慧撒嬌道。

    一旁的吳麗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梁懷敬,道:“你咋那么小氣?去你家玩會兒怎么了?你看琳琳難得這么有興致,如若她想去我家,我還樂不得呢,咋就你事兒多呢?”

    梁懷敬再次看向文慧:“你也這樣想?”

    文慧遲疑的點了點頭:“行不?”

    “走吧!”

    于是幾個人又打車去了隆安武館。

    武館里這個點兒還是有一些人在練功的,由梁師傅收的一位大徒弟帶著,正在打拳。見文慧她們幾個小姑娘進了武館,尤其是看到琳琳這個漂亮小妹妹,那些人打拳的呼哈聲頓時提高了一個度,一招一式均是虎虎生風。

    琳琳見了,不禁偷笑。

    來到后院,幾個人隨著梁懷敬進了屋。

    “哇,梁大哥,你的屋子好干凈!真是難得!绷樟諝g喜的坐在了床上,擺弄著上面一個憨憨狗造型的長條抱枕道:“沒想到你這種人也會喜歡可愛的東西!

    梁懷敬看了看那個抱枕,忍住了想要一把搶過來得沖動,沒有作聲。

    “誒,你還會木雕?”突然吳麗麗伸手拿起了寫字臺上的一個木質擺件兒。

    梁懷敬一把搶過去塞到了下面的抽屜里,場面有些尷尬。文慧忙笑道:“嘿嘿,他這屋的東西都不能亂碰,我以前有事找他,都是站在門口,輕易不敢進來,怕他怨我動他東西!”

    “是么?那看來你和梁大哥的關系也沒有多熟悉!”琳琳噘著嘴道。

    “呃”文慧啞然。

    吳麗麗攬了文慧的肩膀,撇了撇嘴:“不讓我們動,我們還不稀罕動呢,是吧文慧?”

    文慧訕訕的笑笑,沒敢看梁懷敬。
全民麻将微信群 吉时开奖网极速时时彩 三分彩官网平台官网娱 007篮球比分网 私人理财投资怎么样 扎金花游戏 陕西麻将下载安装手机 福彩开奖直播 mg电子花花公子大奖图 决战21点 百家乐庄闲当哪个好—官方网址 淘宝彩票怎么玩 南国七星彩走势图规律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数据 融宝比特币交易系统 千炮街机捕鱼破解 熊猫麻将ios版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