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文學 > 歷史小說 > 三國武圣關云長 > 第兩百二十五章 膽小鼠輩
    “爾這老賊,欺我大魏無人了嗎,速速下馬授首就擒?”

    只見長安西城上一名漢子下至樓下,帶著數百騎,從那長安西城門開啟的一個小口,策馬奔襲出來,聲若洪雷的朝黃忠叫囂道。

    郭淮,夏侯尚本想攔住那人,勸阻一番,可未等他們反應過來。

    出口的那名漢子卻已經轉身下至城門下。

    “完了,侯將軍這是……未親眼見過那城下敵軍老將的勇武啊!

    反應過來的夏侯尚看著那出城而去的侯選等人,瞳孔微微一凝。

    “侯將軍先前乃那涼州的一員悍將,如今正值壯年,身強力壯,而敵將老邁,也許能與那黃忠一較高下,也說不定!

    只見一道沉穩的聲音響起,說話之人正是郭淮。

    雖然他自知自己不可能是下面老將的對,但對于眼下以前在涼州征戰多年的侯選,他心底里還是有一些信心的。

    侯選,河東人,東漢末年涼州軍閥之一。

    建安十六年,侯選與馬超、韓遂等人一同騎兵造反曹操。

    當時人強馬壯,勇猛彪悍的西涼軍,一度讓曹操頭痛不已。

    不過之后,曹操憑借軍師賈詡的攻心計,將馬超等人一眾擊潰。

    其中侯選兵敗于渭南,后來便逃至漢中。

    投于漢中張魯麾下,不過數年后,漢中被曹軍率軍平安,侯選再度投降曹操,成為一名降將。

    但他這投降,曹操并沒有虧待他,反而給他賜官封爵,給其恢復了先前的官職。

    能被曹操如此對待的降將,那必然是有幾分本事的。

    “郭司馬,此前吾表叔父夏侯妙才,便是死于城下那老將之手,吾表叔當場自持武勇,戰不怯敵,方導致大意落敗身亡,如今那侯選又這么輕敵,只怕要步我表叔前塵!”

    夏侯尚看到那郭淮臉上浮現的一絲自信,頓時一臉憂慮的說道。

    郭淮聞言身形微微一怔,未做回答,注意力全然在城下侯選身上。

    “老賊,與我授首過來!”

    倏然,只見出了城門那侯選,令身旁的數百騎兵止住,挺起大刀往黃忠沖殺過去。

    “豎子,一口一個老賊,且不曉得何叫尊敬長輩?!”

    那黃忠聞得侯選的一番叫囂,登時一張老臉瞬間便漲紅了起來,一團火氣在胸腔中開始燃燒。

    侯選對黃忠之話不以為然,回擊道:“汝若放下武器,速速下馬投降,我尚當你識時務,值得敬重一番,如若不然,只怕你身首異常!”

    “無恥之賊,納命來!”

    老將黃漢升,再也忍不住,駕馭戰馬,揮舞長刀,迎向侯選。

    “噗!”兩人瞬間交手一個回合,馭馬擦肩而過。

    黃忠駕馭的戰馬剛擦肩后便已經停將了下來,手中的大刀也染上一些鮮紅。

    而那侯選,擦肩過后便瞬間沒了聲息,頭顱在一片血花中從身體上脫落,掉到地上,頭顱臉上的表情充滿震驚,一雙目露懼意的眼睛也沒來得及閉上,就此死不瞑目!

    老將黃忠,一個回合便一刀將侯選斬首!

    “將軍威武,吼吼吼!”身后陣外那兩千跟隨黃忠而來的兩千騎兵,見此情形,大受鼓舞,氣勢高漲得吼了起來。

    “黃老將軍,不出某意料,依然寶刀未老啊!

    那些騎兵前面的將軍魏延,眼神灼灼,稱贊道。

    如果說劉備軍中最了解黃忠實力的,魏延不敢定說是第一,但絕對是最了解之一。

    畢竟早年魏延和黃忠,乃是一同共事韓玄,而后才投的劉備。

    數年相處下來,交情可謂深厚。

    魏延為人本性雖然高傲,但在老將軍黃忠面前他從來都會把高傲收斂起來。

    因為他雖然傲,但不是傻:傲弱敬強而已。因此他十分敬佩這位雖然年老,但卻依然勇猛無雙的老將軍。

    “嘶~”城上的夏侯尚倒吸一口涼氣,脊背傳來陣陣涼意,那老將竟還是如此勇猛。

    而郭淮此時幾乎要用手蓋住的自己眼睛,感到一番無地自容,沒想到剛剛就為那侯選說上幾句好話,城下就迎來了如此尷尬的一幕。

    城下,黃忠將侯選斬落馬下后,便活動活動筋骨,繼續往城上扯開嗓子喊道:

    “可還有人敢與,我漢中王麾下后將軍黃漢升,決一死戰!”

    雖然這句話被一名年老的將軍喊出來的,有些沙啞,但卻依然非常鏗鏘有力。

    然而等黃忠出口之后,城上死一般寂靜。

    片刻后,城上的郭淮思忖一刻,才反擊道:

    “老匹夫,吾等曉得尊老愛幼之理,與老人動手,有失吾輩名分!”

    黃忠聞言,冷哼一聲:“郭小兒,貪生怕死便是貪生怕死,勿找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

    然而之后,再也沒人敢應戰黃忠,而郭淮也僅僅是與隔空口水戰罷了。

    “我觀曹軍中,皆是膽小鼠輩耳!”

    見再也叫戰不成,黃忠掉下一句難聽的話便離去了。

    這句話,就如同一根尖銳的刺,狠狠得扎到城墻上眾人的心里。

    郭淮、夏侯尚等人臉色皆非常難看,橫眉怒目卻又無可奈何。

    至于其他守軍,此時軍心更加動蕩不安,通通想的是我大魏的將軍竟然連劉備軍的一個老頭子,都對付不了,大魏沒有可靠的將軍了!

    “哎,之前那老賊,我軍中能有機會將其擊敗的,只怕也只有主公身邊的虎癡許仲康大人了……”

    城上的夏侯尚臉露無奈之色,嘆了口氣道。

    “劉備軍除去這老賊,還有關張趙馬等人,難以對付,可謂猛將如云!”

    郭淮聞言,臉上也是顯出憂愁的色彩,聲音顯得有些有氣無力。

    黃忠領著魏延,與其兩千騎兵歸陣后。

    劉備聞其斬了一員曹魏的將軍,再度殺了殺長安守軍的士氣,當即喜不自勝,令人準備上等好酒,上等羊肉,大舉招待老將軍黃忠。

    “黃老將軍,老而彌堅,年過七旬還有這等勇力,雖廉頗再世,不過如此,真乃我軍之大幸!”

    劉備親自拉著黃忠到營中坐下,并且為其銀碗斟滿了酒,笑呵呵道。

    “漢升,這一觴慶功酒,一起干了!”

    接著,只見劉備舉起手中酒碗,面對黃忠,充滿氣勢的說道。

    受寵若驚的老將軍黃忠,連忙也拿起酒杯面對劉備:“主公言重了言重了,不敢當!”
全民麻将微信群 网上棋牌麻将现金 竞彩篮球胜分差怎么玩 体育彩票比分竞彩规则 长春麻将 福彩快3投注技巧表 微乐麻将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彩票销售实体 中国体彩6+1走势图2元网 188比分直播 手机 股票交易截图 3d开奖分布图 顺风彩票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比特币行情价格 五子棋网页版在线玩 18选7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倍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