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文學 > 歷史小說 > 大宋安樂侯 > 第185章 侯爺多包涵
    這位李用和與義母李太后是親姐弟,他們之間怎么還要自己來傳話?

    李用和是個節度使,雖然大宋的節度使沒有實權,但品級也不算低了。如果他要請求入宮求見李太后,應該也有這個資格。

    范宇有些明白了,之所以要讓自己傳話,定然是李用和自己抹不開面子。而且自己也沒聽義母說過他,想是有些事情對不住義母。

    想清了其中的關節,范宇就有點頭疼。

    “舅舅,你與義母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范宇這時不能裝糊涂,一定要問個明白,“當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唉,剛才說阿姐怕給我招禍,其實是我為了面子沒說真話。想是阿姐恨我,也不信我,逃出宮去才沒找我。說起來,也是我膽子太小,過于懼怕劉娘娘!崩钣煤湍樕兓昧似,終是嘆了口氣講了真話道:“當年阿姐受先帝寵愛之時,我還進宮與阿姐來往。后來因為傳出流言,說阿姐誕下妖物,被打入冷宮,我便不敢再進宮去探望。但幽禁冷宮本就禁止探看,這倒也沒什么。只是劉娘娘卻派人找到我,說讓我與阿姐恩斷義絕,便可保我不受牽連!

    范宇吸了一口涼氣,這劉娘娘做事夠絕的,竟然還讓義母的親人做這等事情。要知道,人在逆境之下,若是受到來自最親近的人打擊,那可有多傷心絕望。

    只聽李用和接著道:“我為了保住自己的富貴,便答應了劉娘娘的要求。給阿姐寫了斷絕姐弟關系的書信,更在信中痛斥阿姐為我李氏之恥……可憐阿姐在世上就我這一個親人,還要受我的侮辱。當時只想不受牽連,再保住富貴,卻沒想過阿姐的感受。如今想來,我真不是個人!阿姐,我對不住你啊……”

    李用和說的激動,不由得捶胸頓足涕淚橫流。

    我了個去!這李用和也真的干的出來,他為了自己的富貴,卻干出這等事來。若是義母內心軟弱一些,只怕自我了斷也說不定。不過,義母是外柔內剛的性子,范宇倒是知道的。

    如今義母不理會李用和,范宇也是相當的理解。有這么一個兄弟,還不如老死不相往來?粗钣玫玫哪,雖然一副悔意,卻是讓范宇有些厭惡。

    “李用和,你不配我稱你一聲舅舅!狈队町敿闯料履榿,“我這府里,也不歡迎你來。此事恕我不能答應!”

    聽到范宇的話,李用和苦笑了兩聲道:“宇兒,你也莫要怪我唐突。今日這事,并不是主要的,舅舅只是順口一提。你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都由得你。主要的事情,便是因為你尚了公主,我這做舅舅的要表一表心意!

    范宇一聽,這李用和是要送禮?不由有些犯難,趕他出去,這禮就收不成了。略一猶豫,范宇咬牙決定,還是將他轟出去的好。為了讓義母平靜的過好下半輩子,這個禮不能收。

    “我……”范宇剛剛張口,手都抬起來了,要擺出趕人的架勢。

    卻不想李用和卻搶先一步道:“宇兒,你莫要推辭,這份禮你一定要收下。這不算是求你,你也不用在阿姐面前提起我,只是單純的一份賀禮而已!

    也不等范宇再開口,李用和從袖中取出兩份文書,放在了桌上。

    “這是甜水巷的一處房產和金銀鋪子的契約!崩钣煤鸵е赖溃骸皟r值不下十萬貫,這都是送于你的賀禮。宇兒你若不收,便將兩份文書,是扔是燒都由你。今日能對你一訴衷腸,我心愿已了,告辭!

    范宇一臉懵,這賀禮可是太重了。自己的家產雖然也不少,但是也沒有這么大的手筆,這可是十萬貫,只多不少。這許多錢財,范宇要說內心不糾結,那是假的?墒沁@都是李用和送的,此人既是義母的親弟弟,又是自己的干舅舅,還應該是義母所痛恨的親人。

    只是李用和走的果斷,并沒有多給范宇糾結的機會。只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對方便走的沒了影子。

    范宇起身喊了一聲,“李使君,你站!”

    在一旁伺候的吳良,眼中閃過一絲鄙夷之色的道:“侯爺,李使君已經走遠了,他聽不見的!

    “是嗎?這李使君走的倒快,否則我決不收他這份禮,哼!”范宇憤憤不平的將桌上兩份文書收起,對吳良道:“靜一如何,可曾起來?她沒有什么不適吧!

    “公主在侯爺出門之后不久便起身,并無多少不適!眳橇脊泶鸬。

    “靜一人在哪里?”范宇點點頭。

    吳良遲疑了一下,才道:“公主正在懲罰府中的下人!

    范宇疑惑道:“怎么,剛剛帶著人過來,便懲罰下人,是宮里帶過來的人?”

    “是侯爺府上的舊人,陳氏兩姐妹,她們在院中灑水之時,濺濕了公主的花鳥織金鴛鴦履!眳橇继ь^看看范宇的臉色,接著道:“因此,公主便責罰了她們姐妹!

    “不是讓她們在前邊嗎?為何會打濕了靜一的鞋!狈队顔柕。

    “是公主到了前面,本是要找侯爺的。誰知道沒找到侯爺,卻被潑了一腳水!眳橇嫉溃骸坝龅竭@等事,公主豈能不生氣,認為她們散漫沒規矩,于是才要懲罰陳氏姐妹!

    范宇面無表情,轉身便往里面走。還玉公主的脾氣,他是知道一些的,刁蠻任性也有。那天讓人將自己捉到洞房里,可是一碗冷水給澆醒的。

    吳良急忙跟上道:“侯爺可莫要生氣,這府里的事情,終究是要讓公主管起來的。若是公主沒能立下威望,只怕以后府里的仆役們便沒了規矩!

    范宇心卻道,立威便立威,何必用我的人來立威,怕不是靜一做給我看,讓我守規矩吧?

    吳良急的頭上冒汗,這位侯爺的脾氣,似乎也不是那么好。只是任他怎么說,范宇也沒理他。

    一直到了后花園,范宇才看到還玉公主,正在兩個嬤嬤和兩個宮女的伺候之下大逞威風。

    而陳氏姐妹,還有王小丁,都在回廊里站的正直。

    公主她們背對著范宇,并沒看到他來到后園,此時正訓斥三人道:“你們以往就是這么伺候侯爺的,只管涮洗打掃,別的什么也不管。有時侯爺還自己做飯?那是他喜歡做飯嗎,是你們懶。王小丁,你也是沒規矩,在府中莽撞亂跑什么?我可有說錯一句,讓你們一起罰站,可有什么不服的!”

    范宇愕然,罰站,就這?

    吳良湊近了范宇低聲道:“侯爺,公主脾氣不好,侯爺多包涵!
全民麻将微信群 (*^▽^*)MG巴西森宝送彩金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查询 深圳风采开奖是星期几 (^ω^)MG水果vs糖果援彩金 安徽快三预测大小安徽 互联网彩票停售原因之一 我的幸运数字查询 168娱乐彩票平台 (^ω^)MG四象_破解版下载 (★^O^★)MG妹妹很饿新手攻略 今日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ω^)MG富豪生活爆分技巧 元旦体育彩票停售 (*^▽^*)MG大逃杀_官方版 (^ω^)MG爵士俱乐部玩法介绍 (^ω^)MG星光之吻游戏说明